当前位置: 主页 > 汽车百科 > 闵行区颛桥汽车音响维修店怎么样,2019闵行区颛桥规划

闵行区颛桥汽车音响维修店怎么样,2019闵行区颛桥规划

(原标题:闵行区颛桥汽车音响维修店怎么样,2019闵行区颛桥规划)

“每到雨天,屋外大雨,屋内小雨,家里摆满了大桶小盆。这样‘风吹雨漏’的生活,一过就是30年,现在终于盼到了好日子!”近日,在颛桥老街剩余地块旧改征收综合大厅签约现场,77岁的刘老伯和家人一起激动地完成了选房签约。

据统计,从10月25日启动选房签约,到11月2日21:00,颛桥老街三期旧改地块共有1475户完成了签约,地块签约率达93.77%,远远超过了85%!

11月3日上午9:30,闵行区领导来到颛桥老街旧改现场,宣布颛桥老街剩余地块旧改征收签约协议生效,这也标志着闵行区目前单体最大的旧区改造项目正式启动。

在百姓的热切期盼和各方持续十多年的努力下,有着百余年历史的颛桥老街终于将迎来“蝶变”新生。

百年老街上的日子

吃完午饭,安顿好老母亲,40岁的眭庆又出门了,“这一段时间,我几乎天天去旧改大厅报到,看有没有什么好消息”。

他所期盼的“好消息”,是希望自家能通过“居住困难户”认定。原来,自出生以来,他就一直生活在老街上,迄今和父母、姐姐、两个外甥六口人蜗居在46平方米的老房子里。如果能被认定为“居困户”,眭家有望拿到两套小房子,届时一家人的居住条件就可以大大改善。

眭庆带我们去参观他家。来到一片老宅前,穿过一条昏暗的、只容一人通过的小弄堂,进到了他家小院子。说是小院子,其实只有一张长桌大小,顶上蒙着一层塑料膜,据说是为了挡雨和透光。“这并没有什么用。一到下雨天,上面哗啦啦往下倒水,地上全是积水。”说着这些,眭庆一幅习以为常的样子,“平时,快递小哥都很难找到我家,每次只能自己跑出去取件”。

他家只有两个低矮的房间,两张床占据了最主要空间,生病的母亲长期卧床,正在里间休息。厨房是个搭出来的小角落,饭厅、卫生间等则“省略”了,“夜里方便只能用痰盂,一早再去公共卫生间倒”。

刚完成签约的刘老伯眼含不舍,但更多是激动与向往。他告诉记者,他曾与兄弟姐妹一同生活在颛桥老街,5户人居住在仅40平方米的小房子里,“卫生间还是兄弟姐妹腾出一个角落建起来的,每天排队使用一个卫生间,晚上洗澡一个个轮下去,往往耽误到很晚。那时我们就想,要是哪天有了宽敞的大房子,该有多好……”

“其实,早在2002年前后,颛桥镇就酝酿启动了老街地块改造,希望能早日改善百姓居住条件。”颛桥镇副镇长王学政告诉记者,颛桥老街改造难度大、历史跨度长,如今,距离一期改造已过去16年,剩余的三期地块是“大头”,也是难点,占地238亩,有常住人口6000余人,涉及到居住房屋1573证(户),整个地块的房屋建造年代从清末民初一直持续到近年,存在危旧房屋多、环境脏乱差、防汛压力大、社会治理难等一系列问题,居民要求老街改造的愿望十分迫切。

回应百姓改善居住的强烈呼声,顺应城市更新的时代需求,同时解决当初老街“毛地出让”的历史遗留问题——这两年,在闵行区委、区政府的领导下,颛桥镇党委、政府勇于担当,决心全面启动老街三期改造工作,方案在2018年上半年的闵行区区政府常务会议上得到审议和通过。

今年3月,老街改造启动第一轮意愿征询,同意率达到了98.85%,居民期盼改善居住条件的迫切心由此可见一斑。

困难重重的改造路

然而,进入第二轮带方案协议征询,一个又一个实际难题浮出水面。

77岁的刘金秀阿姨,坐在老街边的屋檐下与邻居聊天。指着这一排老房子屋檐,众安居民区党总支副书记张峰向记者介绍道:“你看,这几间老房子虽然连在一起,但性质并不一样,屋檐下刷成红色的是老公房,这是定期维修的痕迹,没有的就是农民的私房……”热情的刘阿姨见此情形,立刻领着我们去看她家建于54年前的两层农家小楼,“马上拆迁了,大家都很开心!根据政策,我家私房拆迁,可以分到三套房子,另外,我老伴在老街上还有一套单位分的老公房……”

“老街上的房屋权属类型多,情况十分复杂。”王学政告诉记者,在230多亩的老街三期地块上,既有农村宅基地,又有国有土地商品房和直管公房,还有众多企事业单位,既有居民,又有非居,既有成套,又有非成套,不同性质房屋互相混杂。这些房屋,最小面积只有3.75平方米,最大面积270平方米,实际居住人群80岁以上近300人,残疾人士有120人,不少人家居住十分困难。这些情况,给征收补偿方案的制订带来很大难度。

于是,从绝大多数居民的利益出发,闵行区房屋征收部门和颛桥镇多次去黄浦区、杨浦区考察学习,并根据摸底调查充分分析各种房屋类型的具体情况,请来各类专家帮助一起“开门做方案”,补偿方案修改达到100余稿,并一次次召开座谈听证听取群众意见,尽可能保障被征收人、公有房屋承租人的合法权益,为房屋征收工作快速、平稳、健康、有序推进打好基础。

针对分散在老街上的何家宅、周家宅等4处文保建筑,颛桥镇则向文保等相关部门提出申请,将它们迁移到一处进行集中保护,并打造历史记忆传承景点。

而更难的,则是开发资金的平衡问题。据了解,2002年,该地块改造采取的是“毛地出让”方式,一期开发了30亩地块,建成一个商品房小区,动迁安置大约150户老街居民,但之后,由于原约定和后增加的动迁包干费均不能覆盖快速增长的实际动迁成本,导致二期、三期的动迁延迟,整个地块上“好肉吃完了”,但大部分老百姓还住在里面,居住条件差,却得不到改善。十余年一晃过去,三期地块成了越来越难啃的“硬骨头”。

考虑到民生矛盾日益突出,城市更新迫在眉睫,而市里毛地出让优惠政策窗口期即将关闭,2017年起,颛桥镇本着以人民为中心的发展思想,引入专业律师团队的力量,与开发商进行重新协商,创新提出“二次评估,二次结算”原则,以“无限接近市场出让价”,由开发商先行支付预评估动迁包干费,形成净地交付前,再根据周边土地出让价格对此时楼板价进行评估,并将这一评估结果作为双方动迁包干费用的最终结算结果。

根据约定,老街三期地块一旦签约率达到85%,开发商就将先行支付大约40亿元的初评估动迁包干费用。结合当前的房地产形势,开发商初步判断颛桥老街项目利润在可控范围内。由此,各方终于找到了一个利益平衡点。

根据前期摸底,90%以上的老街居民希望拿房安置。为此,颛桥镇自行筹措了2667套房源,基本可以满足1570多户安置户的需求,这些房源分布在全镇的8个小区,既有现房,也有期房,小套面积在58平方米,大套则在130多平方米。房源的位置、大小、房型等选择权,全都交给老百姓自己。

最关键是让百姓满意

2018年9月,颛桥镇政府成立了颛桥镇老街改造指挥部,100多名征收补偿工作人员进驻,每天深入一线、现场办公;

2018年11月,对征收范围内房屋进行四清摸底工作,对所有房屋完成了现场定位及点位落图。

2019年1月,核对老街征收范围内所有房屋的信息情况,一户户过档,针对房屋权属疑难问题,多次召开区、镇各级部门协调会议进行讨论;

2019年3月,第一轮意愿征询工作圆满结束,共征询1568户,同意率98.85%;

2019年7月,完成入户评估工作,对征收范围内房屋调查结果进行公示;

2019年8月,征收补偿方案征求意见稿公示,开展居困认定工作,召开居民座谈会、听证会听取居民意见……

记者发现,在老街改造工作的每个环节中,颛桥镇都把“公开、公平、公正”做到了极致。比如,居民前来签约,全部由电子签约系统根据政策标准自动计算,生成文本,既做到了没有人为干预,也确保时刻留痕。在旧改公示大厅里,安置了三个电子查询系统,居民可以随时过来,点击查询每户人家的房屋情况和补偿方案,进行监督。

不仅如此,老街改造指挥部的所有工作人员,也都提前进行了自身居住情况申报,凡是家里在老街有房屋的,都要公开详细情况,接受各方监督。

老街改造,关键是让百姓满意。但要做到这一点,并不容易。记者在老街走访时,在一个弄堂里巧遇几位征收补偿工作人员,据说他们已经上门好多次,此番仍是苦口婆心耐心解释征收补偿方案,但对方还是充满抵触情绪。“有的人家三口甚至多口人居住在仅不到10平方米的房屋中,他们寄希望于通过这次动迁大幅改善家庭生活,期望值普遍偏高。”一位居委会工作人员告诉记者,为了做通这些居民的思想工作,他们只能一次次上门,讲政策、讲形势、讲实情,逐步打消一些不切合实际的幻想。

72岁的张阿姨,和老伴生活在20平方米的小房子里。虽然生活中有着种种不方便,但在第一轮意见征询时,她并没有同意。原来,她一方面对老街有着深厚感情,另一方面则担心老伴行动不便,上下楼会困难。“后来,居委干部特地找上门,为我们讲解旧改政策,同时也打消了我们的顾虑。原来,新房子里有无障碍电梯及相关设施,我们推着轮椅也可以到处溜达。他们还给我看了房源跟模型,新居干净宽敞,厨房、卫生间一应俱全,还有阳台可以晒太阳,更有助于老头子的健康。”几天前,张阿姨开开心心地完成了签约选房。

因为担心自家无法通过“居住困难户”认定,眭庆家也迟迟不同意签约,但他同时坦言:“万一到时候签约率达不到85%,我肯定会很失望。”因为,如果达不到85%,颛桥老街在未来5年内就无法再次启动旧区改造征收补偿工作,届时他们一家人将不得不继续生活在昏暗狭小的老街“蜗居”里。

所幸,在11月3日上午,颛桥镇正式宣布,老街三期地块整体签约率超过了85%!与此同时,记者也获悉,眭庆家顺利通过了“居困户”认定,一家人及时完成了签约选房,选定了两套不大不小的电梯房,美好生活指日可待。

“这个旧改大厅,原来是我们儿时常去的颛桥电影院,前几年电影《乘风破浪》还曾在这里取景拍摄过。”对未来满怀憧憬的眭庆,说起老街上的点点滴滴十分不舍。而根据规划,不久的将来,他们生活过的这片百年老街,将升级为产城融合的生态居住区。

栏目主编:黄勇娣文字编辑:黄勇娣

颛桥镇供图、黄勇娣摄

支付宝赞助
微信赞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