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主页 > 汽车百科 > 宝沃汽车质量怎么样,宝沃停产会影响后面的维修吗

宝沃汽车质量怎么样,宝沃停产会影响后面的维修吗

(原标题:宝沃汽车质量怎么样,宝沃停产会影响后面的维修吗)

线下库存难消,经销商销售每况愈下,宝沃汽车工厂也深陷停摆传闻,“复活”的宝沃汽车面临二次危机。北京商报记者调查发现,由于订单不足宝沃汽车工厂已停产数月,车间外停放着大量库存车。

2015年,宝沃汽车回归初期,凭借品牌历史“光环”获得不错开局。但由于没有过硬核心技术和具有竞争力的产品,很快消费者便不再买账。宝沃汽车被神州优车接手后,由“神州系”内部消化拉动销量,但并未从根本上解决问题,随着瑞幸咖啡财务造假爆雷传导至整个“神州系”,自身难保的神州优车更无暇顾及宝沃汽车。从销量低迷到工厂停产,宝沃汽车前路未卜。

工厂停工多时

经销商处的大量待售库存车,让宝沃汽车工厂“该不该停产”“是否已经停产”成为焦点。此前,宝沃汽车工厂一度传出停工难复产的消息,而宝沃汽车方面仅在去年9月对外表示,“正积极准备复工复产”,此后便再未对工厂生产情况进行回应。对此,北京商报记者近日探访宝沃汽车密云工厂时发现,在疫情防控形势持续向好,行业内早已100%复工复产情况下,宝沃汽车工厂仍处于停工状态。

宝沃汽车密云工厂大门紧闭

在宝沃汽车密云工厂,北京商报记者看到,厂内少有员工走动,厂区内一片安静。同时,该工厂为员工设置的停车场内仅停放少量车辆,空闲大片停车位。一位宝沃汽车工厂员工表示:“工厂一直未开工。”同时,记者登录北京市企业事业单位环境信息公开平台查询发现,去年2月至今年3月底,宝沃汽车工厂的环保情况一直未被监测。据了解,根据《企业事业单位环境信息公开办法》(环保部令第31号)相关要求,作为北京市环境信息公开工作的重点企业,宝沃汽车工厂为保证环境合规性运行,确保污染物达标排放,将工厂日常产生的废水、废气、噪声等排污信息公示于环保局网站及本企业官网。北京市企业事业单位环境信息公开平台显示,今年3月底前,宝沃汽车工厂环保情况未被监测的原因为“订单不足停产”。

据了解,宝沃汽车密云工厂总用地面积为87.74公顷,总建筑面积为44.7万平方米,包括冲压、车身、油漆、总装等车间,设计年产能达18万辆,工厂现有员工1900余人。数据显示,去年宝沃汽车销量为8704辆。按照宝沃汽车年产能计算,去年宝沃汽车销量仅为工厂年产能的4.83%。针对宝沃汽车工厂停产及何时恢复生产,北京商报记者联系宝沃汽车相关负责人,但截至发稿,尚未得到回复。

“老光环”难讲“新故事”

不仅订单不足导致停产,宝沃汽车工厂内停放的大量库存车也成为阻碍其复工的关键。北京商报记者在宝沃汽车工厂看到,厂区内停放着大量宝沃车型,其中包括BX5和BX7。上述宝沃工厂员工表示:“该场地停放的车辆,都是待发往经销商的库存车。”

汽车行业专家颜景辉表示,订单不足同时积存大量库存车,让停产成为必然。如果开工继续生产,不仅需要投入设备运转资金,还要提高人力支出成本,这对于目前销量处于低位的宝沃汽车来说压力不小,因此选择停产也是无奈之举。

宝沃工厂内停放着大量库存车

值得一提的是,宝沃汽车也曾有“高光时刻”。据了解,1919年诞生的宝沃汽车曾与大众、奔驰等德系品牌同场竞技。但由于资金链断裂,1963年宝沃汽车宣告破产,直至2014年北汽福田以500万欧元的价格将宝沃汽车收入囊中,2015年该品牌正式“复活”。首款车型BX7上市之初,为吸引消费者注意,宝沃汽车打出德国豪华血统旗号,励志构建“BBBA”(宝沃、奔驰、宝马、奥迪)阵营。2016年,宝沃汽车BX7累计销量超3万辆。

不过,作为宝沃汽车母公司,北汽福田一直专注商用车领域,在乘用车领域的技术、生产制造经验不足,无论从成本还是技术上均未能给宝沃汽车提供过多帮助,为其后期发展埋下隐患。

数据显示,2017年开始,宝沃BX7车型销量出现下滑,降至2.7万辆;2017年,BX5上市首月销量仅1593辆。乘用车市场信息联席会秘书长崔东树认为,宝沃汽车销量走低的根本原因在于没有过硬的核心技术和产品竞争力,尽管上市初期凭借宝沃汽车曾经的名气吸引消费,但随着孱弱的产品力显现,销量随即开始下滑。

同时,宝沃汽车过于自信的定价策略,让品牌打开市场的难度进一步增加。以宝沃BX7为例,上市之初该车型官方指导价为16.98万-30.28万元,直接杀入国内SUV市场主流价格市场,让不少消费者止步。此外,在宝沃汽车主打的价位市场,均为合资品牌走量车型,如一汽丰田RAV4、广汽丰田威兰达、东风本田CR-V、东风日产奇骏及上汽大众途观L等;自主品牌则有吉利领克家族、长城WEY家族、长安CS55/75家族等车型,让宝沃汽车竞争压力陡增。

负重前行

自身竞争力不足、无核心研发实力等,不仅拉低了宝沃汽车的销量,也接连拖垮接盘的母公司们。

此前,“不顺”的宝沃汽车让北汽福田倍感压力。数据显示,2016-2018年宝沃汽车亏损高达40.14亿元。无奈之下,北汽福田准备抽身。2018年12月,福田汽车发布公告称,长盛兴业(厦门)企业管理咨询有限公司以39.73亿元摘得宝沃汽车67%股权,福田持有的宝沃汽车股份降至33%;2019年3月,神州优车发布公告称,子公司以41.09亿元收购长盛兴业的方式受让所持有的北京宝沃汽车有限公司67%股权,交易完成后,神州优车将获宝沃汽车的控股权。至此,神州优车成为宝沃汽车新“接盘侠”。

按照此前神州优车的布局,集团一部分聚焦出行市场等业务,另一部分则聚焦租车业务。收购宝沃汽车后,神州优车将成功覆盖汽车产业链上下游,完成全产业链闭环。接手宝沃汽车后,神州优车通过自身在出行市场的优势,开始内部采购消化宝沃汽车各款车型。随后,神州优车还将瑞幸咖啡模式完全复制给宝沃汽车,欲通过广铺网点方式提振终端销量。

通过“自产自销”方式在短期内确实让宝沃汽车销量得到提升,2019年宝沃汽车销量升至5.45万辆。然而,宝沃汽车在产品力和核心技术方面却少有提升,被神州优车收购后,宝沃仅在2019年中推出2020款BX5车型,只是对部分配置进行升级,整体没有作出较大改动;2019年底,宝沃汽车则推出小型SUV宝沃BX3。

业内人士认为,随着出行平台采购量逐渐饱和,长期依靠大客户采购让宝沃汽车再度面临销量风险。汽车产业的核心竞争力在于研发和产品,只有研发和产品跟上,打开私人消费市场才是生存之道。

然而,由于瑞幸咖啡财务造假爆雷传导至整个“神州系”,目前神州优车也已无法为宝沃汽车持续输血。财报显示,2019年上半年,神州优车归母净利润亏损6.52亿元,同比下降549%。神州优车方面表示,由盈转亏的原因在于联合北京宝沃推出的汽车新零售模式正处于市场培育初期,在宝沃汽车销售建设、品牌建设等方面的资金投入较大。

不仅如此,目前神州优车的资产负债率为34.57%,短期借款为20.63亿元,1年内到期的非流动负债为1.81亿元,持有的货币资金仅为7.58亿元。同时,受瑞幸咖啡事件影响,神州优车买入宝沃汽车的款项仍未向北汽福田完成支付。今年1月4日,福田汽车公告称,截至去年12月31日,福田汽车尚有16.71亿元(含利息)北京宝沃股权转让尾款未收到。这意味着,神州优车也面临经营困境,无法为宝沃汽车继续输血推动其研发并长期支撑采购。

颜景辉表示,尽管依靠神州系,宝沃曾得到喘息机会,但其根本问题并未解决,私人市场销量仍未打开。目前神州优车也没有过多资金和精力顾及宝沃汽车,在激烈市场竞争下,宝沃汽车的边缘化日益明显。北京商报记者刘洋刘晓梦

支付宝赞助
微信赞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