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主页 > 汽车百科 > 优信二手车怎么样,优信二手车平台怎么样

优信二手车怎么样,优信二手车平台怎么样

(原标题:优信二手车怎么样,优信二手车平台怎么样)

文|王欣

编辑|冒诗阳

历经一年的沉淀后,持续亏损的优信迎来反弹。

6月15日,优信(UXIN.US)宣布已与蔚来资本、愉悦资本签署总额3.15亿美元的融资协议。

根据优信发布的公告,优信投资机构58集团、TPG、华平等可转债持有人拟将其持有的合共6900万美元可转债转换为公司普通A类股份。此外,包含新投资人及可转债持有人在内总计十余家重要投资人拟将所持有股份锁定9个月。

不过,这些交易的完成还有待部分交割条件的达成。

“优信这两年在转型,由B2C的线索中介平台向在线商城转型。原来只提供销售线索,现在是把车源掌握在自己手里,把控车源,提升品质。这是他们能融到钱的因素之一。另外,戴琨在创业之前,是易车二手车的总经理,和李斌的关系很好,李斌对他也比较支持,所以蔚来资本的投资也就可以理解了。”中国汽车流通协会二手车领域专家告诉AI财经社。

这是3年来,优信获得的最大一笔融资。对此优信集团创始人、董事长及CEO戴琨表示,新融资注入后,优信将会加大品质与服务升级,为客户创造价值。

受此消息刺激,美股盘前优信股价直线拉升,涨幅最高触及25%左右,但随后又迅速回落。对于融资这一大利好,资本市场显然并未给出明显积极的反应。

事实上,不只是优信。就在优信公布融资消息的数日之前,6月10日,瓜子二手车母公司车好多集团宣布完成总额3亿美元的新一轮融资,由HCapital领投,红杉中国、IDG、杨浩涌个人基金跟投。

沉寂许久的二手车交易平台先后获得融资,但其所依赖的二手车市场却仍处于冰点。更为重要的是,在非标的二手车交易中,二手车经销商散乱却有效,市场定价权仍然掌握在4万二手车商手中;相比之下,而历经数年探索,平台模式的优势始终停留在“纸上谈兵”的阶段。

优信“断臂”,要当二手车交易的“淘宝”?

今年4月,优信发布了2021财年第三季度财报。财报显示,截至2020年12月31日,优信集团2C交易量为2307辆,总收入3.23亿元,环比上季度增长322.6%。

另外,该公司的消费者净推荐值(NPS值)从二季度的30分提升至42分,也说明优信二手车在收入和口碑方面均有提升。

“作为中国二手车电商赴美上市的第一股,优信最早是被看好的。但是资本市场不会长期容忍中概股不赚钱,其上市后一路跳水的股价,足以证明资本有多不待见它。”一位分析师对AI财经社表示。

AI财经社了解到,优信由原易车集团副总裁戴琨在2011年时创立,自成立来,优信集团吸引了包括美国华平、百度、腾讯、高瓴、老虎、KKR、君联在内的投资人和国际投资机构的投资。

然而,优信成立十年中,面临的市场环境也越发复杂。从2012年开始,二手车电商逐渐受资本青睐和追捧,出现B2B、C2B、B2C和C2C四种多种业务模式并存的二手车电商,而“烧钱”、“天价广告”、“不可持续”也成为二手车电商中的年度热词。

优信的初期主要业务由两个高度协同的部分组成:优信二手车和优信拍。优信二手车是为个人消费者出售二手车的B2C业务,优信拍则是面向车商提供服务的B2B业务。

当时,优信为了在二手车电商平台的激烈竞争中脱颖而出,在2016年至2019年间,投入了超过50亿元广告费的巨资。

为了抢占C位,优信砸下1.8亿元独家冠名知名综艺《奔跑吧兄弟3》,并用3000万元广告费拍下《中国好声音》“冠军之夜”黄金60秒广告位,刷新了中国电视单条广告价格记录。

病毒营销之下,优信成为了家喻户晓的二手车平台。不过,高额声势的背后,优信却一直没能将自己建设成一间盈利的公司,甚至一度被曝出“车源数据造假”和“融资信息造假”。

2018年6月,融资渠道缩窄的优信选择走向资本市场募资,流血上市。优信的招股书表明,优信上市之前一直处于巨额亏损中,其中2016年亏损13.9亿元,2017年净亏损逾27亿元。

2019年,优信全年持续经营业务亏损为12.92亿元,较2018年同期24.88亿元大幅度缩减近50%。

为了实现盈利和正向现金流,优信的运营模式一改再改。从B2B、B2B到C2C都有尝试。然而,这也都未能给优信二手车带来稳定的现金流,相反,巨额的债务与吃紧的现金流,让优信企图通过剥离出售核心业务回血。

2019年开始,优信开始以出售业务线的方式增强现金流。2019年7月,优信将二手车金融业务线GoldenPacer卖给了58集团控股的汽车金融相关企业,获得1亿美元现金;2020年1月,优信以3.3亿元人民币剥离旗下事故车拍卖业务“丰顺路宝”,将之出售给博车网;同年年3月,优信再度将B2B二手车拍卖业务卖给58同城,获得1.05亿美元现金。

“过去两年,优信先后卖掉金融和优信拍业务,基本把核心资产卖得差不多了,再加上裁员和关店风波,恐怕只剩一个空壳了。”今年4月,一位投资人评论称。

其实,自2019年下半年以后,二手车电商进入洗牌期,客流下降、销量下滑、车源减少、资金压力增大等挑战,一些头部二手车电商甚至被传倒闭。进入2020年,中国二手车交易更是全面下行。

在行业端的表现是,整个二手车市场陷入低迷。从总量上看,2020中国二手车交易量为1434.14万辆,较2019年减少了58.14万辆,同比下滑3.9%。

在平台方面,优信二手车被收购后市值下滑近9成,亏损严重。瓜子二手车的严选店规模有所萎缩,部分店面的经营阵地开始由商场转移至成本更低的停车场。此情况下,行业中已有人人车债务缠身,不得不申请破产。

优信则通过调整自身业务模式,断臂剥离核心资产后,企图自建库存求生。

有人说,转型之后的瓜子成了“淘宝”,而优信通过自建库存开展线下交易,像极了“京东自营”,全身心押注在ToC全国购业务上。戴琨却说,优信走在一条“正确”但“不快”的路上。即使在国际上来说,这条路都不会太快,全球二手车头部品牌Carmax走了20年,Carvana走了9年。

换个角度而言,中国二手车交易和车源分布具备很强的地域属性和特征,跨地区流转形成的二手车的价格差现在在明显弱化,其实二手车交易属地特征更加明显。

“一个二手车经销商进行网络化经营,需要建立起标准化的经销体系。从运营逻辑上来讲,二手车是非标品,非标品服务链长,美国CarMax通过和拍卖公司合作,建立标准化的经销体系。中国虽然有人复制,但是没有很好的结合点。优信作为市场先行者,希望他们能够真正把模式走通。”一位二手车行业人士告诉AI财经社。

二手车交易需要电商平台吗?

今年4月,优信在西安开启全国首家二手车超级卖场,卖场与优信线上商城联动,承载仓储、检测、整备、门店展示等功能,大卖场占地面积2.4万平方米,可容纳1000辆车,为本地消费者提供一站式购车服务。

“原来优信做B2C线索中介,毕竟车辆掌握在别人手中,没办法给消费者提供承诺和保障,现在他们自己做,就要让消费者相信优信的品牌,在品控方面就要比车商做得好,这体现在品牌担保、收购把控、检测和售后服务各个方面。”信车智联CMO黄培文告诉AI财经社,这样一来,优信的体量相当于十几个大的车商。

“现在全国的大车商,一年赚几个亿是常见的。一台车均价算20万元,毛利在6%左右,再加上金融,一台车能赚到10%以上,平均周转在15-30天,库存500台车,一个月就能赚1千万元以上。优信除了线下的库存,还有线上商城的车源,总体上看,至少是有赚钱能力的。”黄培文称。

当然,也有行业人士认为,这一估算方式过于理想化。

“行业的是二手车信息透明化的问题,虽然在各方的和努力下有了调整和变化,但二手车交易以经销商为主、平台作为服务机构的结构没有变化,另外在模式方面,我没有看到突破性的改观。此外,我认为,支撑一个庞大的车商来做全国二手车的经销业务,条件并不成熟。”上述行业人士向AI财经社表示。

对消费者而言,汽车电商依然没能化解传统交易中的信息不对称、车况不透明、交易流程复杂、售后保障良莠不齐等行业痛点。在不少投诉平台,优信因“金融贷款”名目套路多、“贷款还完却无法过户”、车辆信息被修改等问题依然多次被消费者投诉。

“所有二手车平台都没有解决行业痛点,优信宣传称省车价、享底价,可底价是多少,多年来一直没有标准。”上述投资人说。

由于二手车源的分散和碎片化属性,国内二手车市场价格通常都掌握在4万个二手车商手中,瓜子曾经试图抢夺定价权,但却没有得到市场认可。想要通过大车商呼风唤雨,结合自身优势扩大规模,需要如何规避和管控人员、车源、信息跑冒滴漏现象,但这背后所蕴含的资本和管理问题也非常庞杂。

二手车平台屡战屡败,也主要因为消费者并没有对二手车消费形成品牌认可。

而且,二手车的拉新成本太高,汽车作为重资产、重线下的大宗商品,更新换代的周期起码在3-5年,对平台而言,就需要不断砸广告来吸引客户,所以摊到每个客户身上的拉新成本就高得可怕。

这足以证明,垂直低频二手车平台,流量是永恒之痛。

上述投资人甚至判断,二手车行业中任何一家平台,都不是二手车商的对手。“摸爬滚打多年积累的行业经验是车贩子的护城河,平台即便砸钱也学不来,所谓几百道专业检测工序,标准化是做到了,但其实只是走个流程。哪怕二手车平台全军覆没,也不会影响二手车市场的交易。”

本文由《财经天下》周刊旗下账号AI财经社原创出品,未经许可,任何渠道、平台请勿转载。违者必究。

支付宝赞助
微信赞助